看標題很明顯的,這又是一篇冗長的碎碎念抱怨文。從開學至現在,每天的貌似總有做不完的事情。自從同事不在後,忙碌的生活接踵而來。雖然暑假期間已經在大陸過了一個多月的優閒日子了,現在又漸漸的懷念起那種有自由時間真好。不過好在這學期的排課方式讓我大大喘了一口氣,除了禮拜一滿堂之外,二、三、四的課都到第六節為止,讓我有一個多小時的時間好好利用。想當然,我當然是滾回我的家打開冷氣補眠去。

這學期正式開始帶英二、英ㄧ和兒童美語A班的課,幾乎有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時間都是我授課。有時候R會進來看看我有沒有要幫忙之類的,或者指點一下哪邊需要改進。雖然這突如其來的消息R在八月底九月初時就先告知我了,一開始覺得應該還可以"免強"勝任這個任務,但實際做過後,還真不是普通的難阿。論教法,不同的班級得用不同的上課方式。論學生資質,我的班裡(英二)也有全校第一名的阿。論上課氣氛,英二那班除了有高手在之外,也有超級活潑的兩位左右手坐鎮。除了講比較無聊的文法之外,整堂課因該是沒有冷場才對。

正式上一個禮拜後,所有的問題陸續出現了......

這次收到的英ㄧ生有一半都是新生,全都是我在國外期間所進來的。除了得花時間跟他們培養感情之外,課後還得去思考什麼樣的教學方式會受他們所喜愛。為什麼我會這麼說勒?因為英ㄧ整體程度大概算B段班吧,所有A段班的學生都已經跨年級念到國三或國二了,剩下來的學生不是從會補過英文,就是英文語感不太好。說實在的,這班並不好帶。英文在一年級期間是屬於打基礎階段,如果第一次月考跟第二次月考成績沒有出來,大概班上會走一半左右吧。我也不想再未來的某天,讓他們說出:我就是在國中遇到一位很不會敎的英文老師,我英文才會變差的。這也正是我困擾所在。每當想跟R說說我的感覺時,她總是用很輕鬆的語氣帶過。

老師這職位其實也是在做善事的。如果你把所學的東西傳授給別人時,你也就做了一件好事。其實我自認為英ㄧ及英二班的課我有用百分之百的心力去上,兒童美語那班時在是年紀有差,整堂課光管秩序就用了不少時間,這可能也是我之前在學校上課愛講話所受的報應吧,所以兒童美語固然有想用心去上,但也得不到任何成就感。現在我最擔心的就是英ㄧ了,我真的不曉得怎嚜做才能讓他們進步,這已經不是有沒有用心去上課的原因了。因為他們本身對英文的題目就有一種陌生感,所以常會問什麼是原問句、疑問句等等。我自己的想法是讓他們多做題目,熟悉題型。可是看到他們對英文的那種渴望,讓我不得不在放更多點心力在他們身上。我會盡我所能去幫助他們,如果這次成績沒考出來,我怕我會不敢在繼續上下去,因為我怕誤了他們。

最近除了忙於補習班之外,學校作業也出奇的多。不過好在像初級、中級、高級日文這種又累又花時間得課程已經結束。許多老師也開始轉向讓我們交報告,這對我來說可是一大福音阿,我寧可花同樣的時間來做一份報告,也不想坐在書桌前唸書,呵呵。不過有個壞消息來了,有門課星期一上完課後老師會發回家作業,得在星期三之前寄到老師信箱。剛好我最最最忙的時間剛好是一到四,因為五沒課我還可以把電腦帶到咖啡店吹著冷氣喝著咖啡做報告。像上回交的那份,我就打到凌晨一點多才按寄出。

接下來可能還有系學會的東西要忙,雖然英文組的學弟妹一直想拱我出來當係會長,但我真的真的不想當係會長,如果真的得選一個,那我還是選副會長吧。因為那團體裡面有太多自己為很厲害又沒見過世面的人,他們也不喜歡去接納其他人(學弟妹),縱始我被選上,當起來也是驚心膽跳、步步荊璊。不訪這個機會給他們學習一下,適時的給他們點建議就好。南京東南大學的學生會副會長、澳門大學學生會一級幹部、行政院青輔會、全台多所知名大學都有人脈做我最堅強的後混,他們都是我的好朋友,他們(南京、澳門大學)的組織也都隸屬於中央,所以資金進出都不是我們可以想像的,以後說不定可以來個姐妹系也不錯阿。其實有沒有那個會長的頭銜我是沒差拉,就像最近在日本很火的日劇code blue裡男主角在第一集裡的台詞:我不想被因同情而被選上,我只想靠實力證明自己的能力看著一直自以為中央的同學,不免替他們感到惋惜。期待他們有一天能不要事事計較、用心接納其他班級的人,未來有一番作為也說不定。

行政院青輔會來函說從這個月開始到年底的每個月都有辦培訓,每次活動都是請名人來演講或一些團康。重點是他們有補助我台北屏東來回的車資耶,光是這點就感覺超貼心的。同組的夥伴不泛台大學生,他們沒有一種書呆子的氣質出現,所謂會讀書又超會玩的就是他們吧!呵!跟他們一起相處,我可以看見我自己的不足。這也是為什麼我今年多次花時間北上參加的原因。

活動參加一堆,一堆人來勸退。不過我現在還是會把重心放在學校跟補習班啦。因為年底的檢定,及一年半後的二技大考即將來臨。會計學及經濟學的課本還正等著我去翻閱呢!ok的,每一年我都有自己的突破,今年大陸企業實習的突破也圓滿結束。明年也會有比大陸企業實習更具挑戰性的計畫產出。我沒有因為我身在屏東而故步自封、我沒有因為挫折的離開補習班、我沒因為我所擁有的現有資源而放棄一切。我看見大陸大學生就像一隻飢餓不已的狼,而台灣大學生因為資源豐富而自認為萬獸之王。可是當飢餓不已的狼找不到食物時,可是會機會把整天悠遊自在的萬獸之王給吃掉的。08年的夏天我體驗到大陸大學生的恐怖所在,正因為如此我不能停下腳步來,哪怕是早上八點多出門,晚上十點回家的忙碌生活!

aa02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