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敢說我很懂青少年的想法,但在補習班待久了總會摸出一些心得。最近在上課時常無意間聽到學生同儕中辦了某某企業,現在正在徵招人,在我那個年代好像是某某幫,現在似乎變高級了,連名稱都改成某某企業。這讓我感覺時下國中生似乎把創立幫派變成一種提高自我地位的象徵,如此一來只要掛名為董事長、護法、總裁等等,似乎就能在學校理有喊水會結凍的影響力。要入會,要遵守"企業"裡的規局這我稍微能理解,只是他們其中一項是"不能怕警察"這點就讓我覺得有點可怕了。難道他們是要去殺人放火嗎?還是要騎著摩托車到處狂飆?還好我唯一慶幸的是,雖然我學生貴為某某企業的董事長,至少我現在不認為他會做出讓我出乎意料的事來。

其實他們現在正處在尋找自我、虛榮心特別強的時期,學校心理學老師跟我說:陪伴他們度過這個時候吧。說實在的,我不是那些小孩的家人,未來兩年後、三年後等到她們考上自我理想的學校後,還不是得離開補習班。可是做一天和尚就得敲一天鐘,我現在能做的恐怕只有聽他們訴說他們的風光偉業而已吧。除了課業之外,我還想讓他們平平安安的度過這個時期。只好他們在跟我道盡風光偉業的同時,一方面給他們指引正確的道路。可是現在她們是還沒有那麼嚴重,可能一切多我在多慮吧。

我認為這個時期的小孩會去尋找同儕間的信任這無可厚非,這以後說不定會變成他們一種特別的回憶,別像我國中都在考試中度過,一點也不有趣。他們只是要別人認同他而已。今天有位學生穿了一件愛迪達的新衣服過來,馬上跟我炫耀說這是三片葉子的喔,當時我在忙,我沒意會到他是想博取我的認同,早知道就稱讚他說這件衣服很好看了。

又有一個學生不補了,今天學生還在那邊跟我抱怨都是因為太晚下課的原因,害他們沒有辦法顧到別科。其實他們也才剛國一,還在國中摸索的階段,要他們立刻學會安排時間這對他們來說可能有點難。可是相同的年齡,台北市的小孩就不會有這種問題,是因為市區小孩從小就已經習慣這種生活嗎?還是鄉下的家長認為孩子快樂就好?可是他們希望孩子快樂的同時,成績也要出現。

A學生說:我爸說把我們就那麼晚,是老師自己能力差,沒辦法敎好,才會拖那麼久。

天阿,這句話無疑對我來說是個重大的打擊,可是這也是我給我自己的一個警惕。國ㄧ那班適合不停的提醒重點,下課時間一到最多只能在給它拖個十分鐘罷了,還得每次提醒的重點是學校會考的東西。天阿,這就有夠難的了。還得撥時間跟他們聊聊,這樣有助於我去了解他們想要的東西是什麼,這點我就輸我老闆輸太多了。看來得多加把勁。

國二屬於比較自動自發的一班,給他們的東西他們至少會吸收7~8成左右,整堂課他們也是黃色笑話不離身。否則上課會死氣沉沉的,這樣更不好。

國小課輔這班我就比較頃向讓他們快樂學習了,有時候還會跟我在那邊哈拉一些黃色的東西,真不曉得這樣好不好!因為他們正處在轉成青春期的階段阿,會有那些想法我覺得都很正常,至少我以前那個時候就有過這樣吧。有時候他們問的問題、聊的內容常會讓我無法招架,乾脆轉移話題回到正課上比較實在~哈!

越來越喜歡我敎的班級的學生了,我是個重感情的人,我想要我的學生都快快樂樂的,讓他們認為上英文是一個很有趣的東西。雖然我帶的班級要畢業也得等到明年五月,我還有一年多一點點的時間去跟他們培養。目前國一這班則是我會連續帶到畢業的班,之後他們從補習班畢業了,我也會從我學校離開到外地繼續求學,所以國一這班對我意義很大,之所以這樣我才會費盡心思的想給他們最好的。可是目前為止,我卻沒辦法給他們最好的。不是我用錯方法,就是強調的重點過多。看來得跟R好好討論一下每次上的東西比較實在。

夜也深了,本來要安排下禮拜出國的行程,可是最近補習班的種種讓我不得不上來發洩一下心中的一些想法。我要學的東西還多的是。這時就得靠R的幫忙了吧!

 

[LONELY ALAN]

 

aa02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