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因為比較早進補習班,在還有時間的情況下拿了剛買的吉隆坡旅遊書做行前計畫。突然伻一聲把我嚇住了,隨即就聽到一位學生嚎啕大哭。不禮貌點描述,他的哭法跟新聞記者最愛拍死者家人哭法的那種差不多。後來他媽也聞訊來到了,霎那間我還不清楚發生什麼事情,過幾分鐘後有學生跑來跟我說:是某某某打他的。

其實那位小孩不善長與人溝通,更別說表達自我的想法了,似乎唯有哭,才是他表達想法的最佳判別法。看著他媽媽每次都陪他進教室,買東西給她吃,可是做些事情的時候,那位媽媽算正在翹班。今天聽到那位媽媽說:你別再哭了,媽媽待會還要去上班耶,你要害媽媽被扣薪水扣到沒錢買東西給你吃嗎?

先安撫學生後跟隨即向家長表明會請R處裡,不過事後想想這樣也不對阿,老闆才剛跟我說他會晚點到而已,現在不處理等到他來學生跟你說不補了災情會更大。好在小朋友的媽媽也是一位明理的家長。其實那位小朋友他有一點點沒辦法控制自己的情緒,加上他平常跟其他學生也鮮少講話,來補習班有開那金口就不錯了。不過小孩子實在哭的有點超過了,看到他媽也荒了,除了一再安慰他的小孩之外,還是安慰。可是似乎成效不佳。

空氣中夾帶著小孩子的哭聲,那時我的眼框裡淚水打轉,我被那位媽媽的母愛所感動,我被那位媽媽不離不棄的精神所佩服。那位媽媽並沒有責怪上蒼給他一位自我封閉的小孩,而是感激上蒼賜給他一位四肢健全的孩子,且用更多的母愛去化解小孩心中的那塊心結。那時我在想,如果我是那位媽媽我會不會怨天尤人,如果以後我老婆生下來的小孩子有天生殘疾,那我會不會一樣的愛他?我不敢保證我不會怨天尤人,但有一點可以確定的是,我會用一百分之兩百的心去呵護他。

就像他媽媽說的:他不是笨,只是不善於表達。

aa02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