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到一個城市,我最喜歡用雙腳去認識它。不搭專屬旅遊巴士,只愛用步行的方式去體驗當地人的生活。零九年二月我在新加坡,我對新加坡人用最寬大的心胸接納不同民族的思想所感動;在我找不到行李時我被新加坡式英文所困擾;我感覺到新家坡人對於馬來西亞人的一種不信任。第一天的晚上,我選擇自己一個人買一包爆米花,喝著自己從台灣帶過去的馬里亞那海洋深層水,獨自坐在克拉碼頭畔的石階上,欣賞媲美香港維多利亞港的新加坡港灣夜景,聽著榴蓮藝術中心等級的樂團表演,那時我其實再也不需要任何額外的物質條件來襯托我自己本身。在當時,我只需要放下台灣種種的一切,用最乾淨的心及頭腦去聆聽我後方樂團美妙的歌聲,用我這雙雙眼去把新加坡的夜景紀錄至我腦海中。我愛新加坡,但我更喜歡新加坡人民大方接受外來的人種與文化。

aa02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