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一直忙於系上日語週一系列活動;R因為下個月初要去杜拜,最近拼命的趕課;加上暑假已既定的行程,還有一些零碎的文件得申請;下星期六台北青旅志工大會等等。這幾天都楚於睡不飽的狀態下硬性工作,加上晚餐的不定時,體力似乎又出現些許的警訊了。早上八點二十出門(快變成慣性的遲到二十分鐘),晚上近十點回到家的生活,常感覺一天二十四小時根本不合我使用。

漸漸的,開始對以前曾嚮往的忙碌生活感到厭倦;慢慢的,對悠閒自在的生活感到憧憬。記得陳先生曾在課堂上說過打工經,那時我真想站起來向他拍手致意,因為幾乎100%命中我現在的處境。的確,台灣的老闆會用最少的錢,要你做超過那價錢的事情。往好處想,是種磨練、是種消業障的手法。往壞處想,他馬的我才拿你多少薪水。

五月天一結束,緊接著鳳凰花季的緊湊生活正排山倒樹而來。R出國,階級比我高的同事又卡到要去畢業旅行,還真不曉得要用何種毅力去把補習班HOLD住。有人曾說過一句話:老闆會要你做那件事情,他一定是經過深思熟慮的,不管是在你的能力還是體力。R最近一直說好聽話SUPPORT我,似乎是想把我洗腦,讓我用另一種態度去接受他不在的日子。

在補習工作有一種好處是,能有自己可發揮的舞台,正也完完全全符合我的個性。上司出國,正是我學習管理階層的時機所在。還記得2007年的三月,那時我也才高二,因為老闆至美利堅綜合國出差的機會,就被趕鴨子上架的去領導補習班。罵雖罵,可是那時正是我經驗值累積最最快速的時候。

這次Andy哥的統計學,其中分數比我的年齡還要少的情況下,真不曉得期末考要怎嚜考才能低分通過。雖然我興趣是在商,但Andy哥的上課風格實在不合我所愛,常常不是晚到就是玩同學的電動玩具。

真的真的好累,但比起紐約曼哈頓、東京銀座、巴黎香榭大道、香港維多利亞港旁的上班族,我這種生活對他們還說也許是"悠閒"的一種吧。Anyway最近日子也在用意志力撐著勉強在過,再怎麼難熬,也過了一年半之久,難不成還有比現在還累的生活不成?我想未必吧。六月底過後,換個新環境工作看看,說不定我會懷念補習班的生活,會發現原來我生在福中不知福。

日子還是得過。

依然還有明天過後。

不過我想靜靜的,出去旅行

我想

去發現屬於我自己的,旅行的意義。

aa02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